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插科打诨的时代终将成为过去

彭晓芸,迎客松喂大,现供职媒体。

 
 
 

日志

 
 

大学生:说出我们心底里的“怕”  

2010-10-28 09:5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议题《这一代大学生的爱与怕》


【开篇】李公明《大学生的恐惧与冷漠是怎样炼成的》

【人人有个麦克风】 北大人大中山大学等一批大学生《大学生:说出我们心底里的“怕”》

【纵深】傅国涌访谈 《追忆民国,今天我们的教育缺了什么?》

【观察】王秀宁 《拯救被围困的道义》

【意见领袖】石扉客,何三畏,笑蜀,张鸣 《这些青春的花朵为何不愿意开放》

 

大学生:说出我们心底里的“怕”

见习记者  徐伟

    很早就有人预言,80/90后这一代是“垮掉的一代”,他们穿奇装异服,听靡靡之音,玩世不恭、不守规矩,难以承接上一代人手中的“棒子”。也许,这代人对宏大叙事的国家命题的确淡漠了许多,他们更关心个人的前途命运,要考研、要留学、要就业,沉重的竞争压力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河北大学事件更是让大学生背负了懦弱、自私、残忍的罪名,有目击者私下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无奈,河大学生也逐渐通过网络爆出声音被学校钳制的内幕,要为自己正名。

也许有人会说,河北大学事件只是一个偶然的样本。跳出事件中心,其他大学学生的声音似乎也集中反馈了一个问题:他们纷纷承认某种对公共事务的淡漠的确普遍存在。当然,此次群访并不奢望这些学生的观点能够代表上千万的在校大学生,但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时代周报:你身边的同学对时事政治的关心程度如何?你们是否感觉到无形的压力,导致自己与独立表达还有一定的距离?你如何看待河北大学撞人事件中目击者集体沉默的表现?

彼得扬(北京大学)

在北大,有些特别有学识的学生,他们对政治和时事非常关心,但丝毫不关心的人也有,而更多的是处在两者之间。总体而言,男生比女生更关心时事,大家在一起讨论的时候,女生不常发言,更多只是倾听。

平时在发言时,也会有一些忌讳,会不自觉地先自我审查一遍再把话说出来,因为有一些话是不能说的,至少不能在公众场合说。不过,对我们学生而言,更多是纯粹理性地讨论,而不是什么政治行动,所以相对会自由一点。但很多人谈论的时候也会心有不安,越是在人多、公开的场合就越有顾忌,怕惹事上身。因为北大在宣传民主自由中的重要意义,所以更容易让人盯着,有些老师上课都会很注意。

     河大事件中,我觉得目击者的选择源于一种认知,即个人是斗不过组织的,这种认知也许已经内化为一种潜意识,引导学生自觉地做出这种所谓理性的选择。只有当某个问题激起公愤,形成了强大的舆论优势后,同意的人才敢加入其中。这其实是一场博弈,现在只是看有没有一些东西能够改变博弈的支付集合,从而改变大家的博弈选择,比如完善匿名举报和作证,杜绝追究和报复。

目前总体来说,言论自由比以前开放了一些,只要不是太激进的言论一般都不会有严重的后果,即使发表激进的言论也不会被杀头了,但是即使是不用付出生命的伤害,也可能是很大的伤害,也会令普通人为之胆怯。因此河北大学的学生的选择也是能够理解的,那些从道德上批评他们的人,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是目击者,估计会联系比较可靠的新闻人,在保护个人信息的前提下匿名作证。

 

    陈泳斌(中国人民大学)

在高校中,学生对时政总体上关心程度不高,但也会形成一些关心时政的小圈子。大学生不关心时事,是因为觉得时事无关乎己,于是一心找我工作,玩我游戏,学我功课,对时事充耳不闻。由于目前是和平年代,物质生活比较富足,培养大学生的政治热情和家国情怀自然也缺少土壤。大学生没有政治意识,也因为学生不能形成独立的社团组织,产生压力集团,而这正是因为学校的高度行政化,有严格的政治把关,这是根源于制度层面的问题。

     假设我是河北大学撞人事件的目击者,从理性角度分析,我是不会站出来作证的。所谓的“理性分析”,是指如果出来作证,会不会受到某些惩罚或者伤害,会不会出现一些不可预测的后果。而我的分析是,此时缺乏这样一个组织(学生组织或社会组织),来成为个人的后盾,提供博弈的资本,所以是螳臂当车。但是如果结合当时的场景,我也拿不准我会做出什么选择,毕竟人做出任何选择都不一定是完全理性的。

    社会学里边把组织看得很重要,那是因为组织就是连结个人与社会的枢纽,组织能够提高效率,减少交易成本,降低不确定性。如果没有一个组织,我们很难跟更大的权力集团进行博弈,而有了组织后,不管你站出来会面对怎样的危险,你都会有“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群人在战斗”的感觉,风险相对可控。

 

马雁飞(中山大学)

我身边的同学关注时事新闻主要是通过人人网,大部分人都是抱着一种娱乐的心态,看到了顺便分享的,没有专门去搜索新闻的习惯,大家也基本上不会聊这些话题。比较关注的还是日常的事务,比如人际关系、电脑游戏之类。但也有个别非常关心时政、经常谈论这些问题的人,不过我通常不怎么认同他们的观点,所以不太喜欢与他们交流,因为交流反而容易产生矛盾,没必要为了时政影响日常关系。

我们也有这样的Q群,偶尔会有人发一些重大新闻,但是没有人专门组织讨论过。对于时事,关注一下就行了,没必要讨论,因为毕竟我们没能力去改变,能改变的时候自然就会讨论了。我奉行“低调做人、踏实做事”的原则,基本上不会在公共场合发表对时政的看法,因为发表出来也没什么用。

现在大学里面言论还是比较开放的,没有太强的制约力量,网上倒是经常会被屏蔽和删帖。河北大学撞人事件的目击者之所以不敢公开出来作证,是因为学校封锁消息,加上肇事者的爸爸是公安局副局长,大家就更害怕了,不过私下里肯定会有很多人愿意作证。

 

聂亮超(中山大学)

如果说大学生对时事政治漠不关心,他们只关心吃喝玩乐,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现在的大学生非常关心政治,但是他们的关心多是出于民族主义情绪,他们没受过良好的公民教育,思想非常狭隘,价值观被毒害了。

大学校园是非常行政化的场所,许多官场恶习在高校同样存在,学生集体沉默是由公权力特别是行政权力为了避免给自己添麻烦或向上级献媚而对学生进行思想控制造成的,他们威逼利诱、制造恐怖气氛,让学生噤若寒蝉。

另外,这种沉默跟传统的家庭教育有关,现在的家庭教育灌输的是一种金钱至上的价值观,许多家庭本来就不富裕,父母把希望都寄托在子女身上,他们当然不希望子女因为出于一时的正义感而得罪了权贵,毁了前途。中国传统文化和道德的精髓被现代化浪潮冲击,制度性的弊害又使得学生普遍缺乏宗教教育,同时他们又置身于一个缺乏公共道德的社会,当他们发现维护正义的成本反而比沉默的成本高得多,他们就开始摒弃维护社会正义的责任感而选择功利性的逃避和沉默。

而且,在象牙塔内,学生只是原子化的个体,普遍缺乏维护自己利益的组织,而学校对社团组织控制得非常严格,社团必须挂靠团委机构才能建立。社团领袖由上级任命,不仅缺乏民主选举和决策的过程,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按照自己意愿组织活动的自由。

河北大学的事情有两点非常可悲:第一,李刚仅仅是一个二三线城市科长级别的人物,他的儿子就能如此嚣张跋扈,如果没有网络,没有舆论的广泛关注,这件事可能很快就被摆平了;第二,很值得反思的一点是沉默的背后折射出我们的国民对法律越来越失望,越来越失去信心,如果国民普遍都不相信法律能捍卫社会正义和个人自由,他们就可能会倾向于使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我们国家的法治又怎么能进步呢?

 

小如(华南农业大学)

据我观察,现在的大学生对时事都比较淡漠,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大一、大二忙于参加各种社团,大三、大四又忙于考研、考证、找工作,都没有心思关心时事。另一方面,现在很多的老师都是从本科、硕士、博士一路读上来的,没有脱离过学校,他们自身的社会实践经验不足,对社会并不真正了解,因此,也无从引导学生关心社会问题,上课的时候多是传授理论,不能与社会现实挂钩。而且,就算有的老师知道社会的真实情况如何,他们也不敢“乱说话”,跟学生分享。

有一些大学生很有激情,但是大家被切割成单独的个体,不能形成力量。真正对时事特别关心的人很少,他们很难找到共鸣,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家都有很高的政治热情。

现在每个班有团支部,每个专业有党支部,行政环环相扣,如果说错了话,团委、党委、辅导员都会找你讲话,给你设关卡,评优、助学金、奖学金、入党、毕业证等都抓在学校手里。学生对学校的依附性很强,在力量对比极其悬殊的情况下,从一个理性人的角度来看,学生是不敢站出来说话的。

河大的事,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学生会担心自己得不到声援,大家不会响应你,还有可能因此遭到报复,要以一己之力挑战学校的权威和一个有势力的官员,需要很大的勇气,因此我们不能责怪学生。

 

野草(暨南大学)

据我的观察,身边的男生对时事还比较关心,但女生多数都是电视剧迷,对新闻不感兴趣,连起码的门户网站都不点击。看新闻的只有极个别,其余的人都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口头上一味地讲爱国,要求民主。

河北大学的许多目击者之所以沉默,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学校有禁令,学生担心受到处罚,对他们以后的生活造成影响,但我认为更主要的还是大家的道德意识不强。反正一个人瞎喊也没作用,也就不想做出那种姿态了。大家都是原子化的个人,没有群体意识,思想不能完全得到表达,因为说真话的成本很高,大家对权威的有强烈的畏惧心理。如果一句话就可能毁了自己,当然就没人敢说了。

其实责任感大家都有,但是缺乏勇气,怕得罪人,大家都想平安过日子,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都需要为自己以后打算。但如果是匿名的话,可能会有人站出来,因为这样说真话的风险会降低。

学生在学校接触到的都是被规约的价值观,有一定的盲目性,要进入社会才能历练成长,我们不能过分指责学生。社会上每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大家也管不过来,管也没用,管与不管日子都照样过,那还不如轻松点。

                                               根据受访者意愿,部分采访对象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