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插科打诨的时代终将成为过去

彭晓芸,迎客松喂大,现供职媒体。

 
 
 

日志

 
 

德性与自由,一定是矛盾的吗?  

2011-04-30 06:0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是在政治生活中,还是在两性议题中,我们可能会犯的错误就是:为了某种目标的一致性而悬置道德判断,诸如为了民主生活,而搁置价值建构,诸如为取得男女平等,先在气势上压倒男性再说,但是,这样的“再说”,它真的能让你等来吗?

德性与自由,一定是矛盾的吗?

微博实在没法完整讨论问题,只言片语又容易断章取义,这里稍微试着论述,其实这只是一个有意思的议题,我仅是思考中,诸多不完善的地方,希望看见、听见真知灼见,然后不断修正彼此的看法,可惜有这种耐性的人不多了:

1.
我绝不指责任何个体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除非她/他已经成为公共舆论,木子美和范跑跑都属于已经被媒体卷入公共领域的公众人物,因此,不可避免会被谈论,但谈论的时候,不代表我对他们的个人表示喜恶,而是谈论一种案例和现象;

2.
为什么谈论这个问题,其实并不仅仅关涉性别议题,更在于,中国社会现状已经呈现了极度的价值紊乱和道德虚无,而这种缺乏共识和暴戾之气,可以直接导致社会转型的失败,会导致社会变革的代价巨大,简言之,如果时代的这种精神状况持续,那么,就算是民主了,也是一种文革变种式的伪民主;

3.
而这些年这种状况的盛嚣尘上,跟媒体及知识分子尤其是卷入公共领域的知识分子采取的策略有关,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要求自由再说,这个过程不惜解构价值和道德本身,由于官方又垄断意识形态,因此这种解构让人上瘾,觉得是一种反叛,范跑跑的诸多论述以及当时不少媒体对他的支持便是这种逻辑;

4.
一位男性媒体人给我的意见:我觉得许多道貌岸然的男性,一定很恐惧木子美这样的女人,因为木子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将和她上床的男人的伪君子面具扯下了,她自己承受了一切,我觉得不应该再指责她了 
【他说得很对,也侧面印证了木子美的角色,几乎是用人肉炸弹的方式在挑衅男权社会,但这种方式就一定是值得赞许的吗?我存在困惑,但我也确实同意不指责木子美本身,那么,指责什么?我觉得社会土壤有责任,从媒体到兴高采烈围观的观众,有多少观众是乐见木子美大曝他人隐私的?这种社会心理是否就健康?】


5.
从单纯女权立场来看,估计有些人是乐见木子美的,因为她拿自己当人肉炸弹去解构男权社会,但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太大的好处,这种解构其实恰恰也在妖魔化一些本来正当的追求。。。。当女性需要以这种姿态反抗,,过于决绝的姿态,是不是证明这个社会依然非常落后?停留在美国六七十年早期吗?恐怕还更糟糕,因为夹杂了更多其它因素,诸如消费主义和性泛滥的结合,对于建构性别公正是不是真正有利的局面呢?个体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呢?

6.
这位男性媒体人又提醒我:
我觉得存在一个你也许都没发现的问题,那就是你的女权更多地强调了女性的德行和责任,较少关注女性的身体和精神的快乐,以及女性的权利,而木子美是更多强调情欲的自由,较少关注责任的,但这是两个并不矛盾的分支,并不是必然对立的。就好象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特蕾莎和萨宾娜 

【这个提醒很好,它使我注意一个问题:德性和自由,一定是矛盾的吗?

我反对媒体塑造那些嫁给年龄差距巨大的富豪权贵的女性为幸福女性、成功女性,就是认为这里面隐含了一个媒体从来不去考量的因素:女性审美的自主性和性愉悦的权利,媒体似乎认为一个女人一旦嫁入豪门或权贵,就已经是幸福的了,可是他们从来不讨论,那个富豪是不是很丑很老,仿佛男性的身体就没有任何价值似的,包括年龄的巨大差距,仿佛这个女人嫁给祖父级别的老男人不必遭遇性和谐问题的隐忧似的,更加几乎从来没有人考虑,女性的寿命本来就普遍比男性长,嫁给一个年长20岁以上的男性,意味着这些女性极有可能早早成为寡妇,这些代价,媒体从来不呈现,媒体一直喜欢呈现嫁给富豪就是成功了。

在这个基础上,我认为也不能为女性的堕落辩护,即那些自己主动放弃一些美德和责任的,诸如官场里面自愿当情妇的,通过这种捷径获取利益的,这类女性的德性和责任丧失的同时,显然也会丧失快乐和幸福---------当然,如果有人将披金戴银视为幸福,那么请去看有关幸福的书吧,最近很火的。

那么,到木子美的问题,我们不能说她丧失德性和责任,但她至少在某些事情上是不顾忌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的,譬如曝光上床男性隐私和名字(早期那些事情),譬如公开宣称和她上床的多数是有老婆有女朋友的,按照社会的主流价值来看,这确实算不上很有德性和责任,那么,这样的基础上,个体得到什么,个体能否获得人格尊严和持久的幸福?

一个佐证是,当木子美说要结婚的时候,部分恶毒的匿名的网民留言其实非常刻薄,奚落和窥探隐私的心理暴露无遗,当然,木子美可以说我超脱于这些恶毒之外,我依然很幸福,但事实是,每个人都必须生活于这社会当中,这种恶毒的攻击和木子美的反叛姿态形成了一种循环,不利于个体追寻持久的幸福】

7.
无论是在政治生活中,还是在两性议题中,我们可能会犯的错误就是:为了某种目标的一致性而悬置道德判断,诸如为了民主生活,而搁置价值建构,认为等到民主来了,什么公民德性,公民意识自然建构起来了;诸如为了性解放和个体自由,而搁置性别关系当中必须承担的责任和对忠诚、诚实、专一等德性的追求,认为应当先取得男女平等,或者说,先在气势上压倒男性再说,但是,这样的“再说”,它真的能让你等来吗?

恰恰是由于这种搁置,导致了政治话语和性别话语的匮乏,导致了一种粗暴的思维方式日渐盛行,并且,日益侵蚀一个自治社会、民主社会、性别公正社会所必需的道德和公民资源,这种最低版本的自由主义并不能产生一种富有生机和持久生命力的民主生活,以及这种优质民主生活所需要的道德能量,它导致了道德虚无,价值紊乱,从而让政治权力的一方继续垄断道德说教,这种被垄断的道德说教自然是狭隘的和不宽容的,最终是导致我们无法建构起公民共享自治所需要的那种内在品质。


8.总结起来,可以说我的主题是:
把权力关进笼子,把道德还给民间

道德本身不是个坏东西,但是这些年来公共舆论到日常生活,听到太多人拒绝讨论道德,厌恶道德,甚至条件反射地说,道德拿来律己就好了,不可律人,可是问题来了,如果只能拿来律己的,那还是道德吗?那只是你肚子里的车轱辘了吧,不讨论,何以有道德呢?道德就是一种社会的普遍共识,它会随着社会的变迁而有所移动,这种移动不一定是直线的,未必是无止境越来越开放,这就是我批评的木子美的文章中认为同居过去还非法呢,以此去推论换偶可能的合理性。

很多人会说自由民主的美国如何如何,但是,我们看到美国的公众人物就婚外情道歉,就算是一个运动员,老虎伍兹因对妻子不忠对所有人道歉,但我们显然难以看见木子美对于自己介入他人婚姻的道歉或者是看见那些被木子美曝光的男主角的道歉。明明是私人的事情,为什么向社会道歉呢?美国有这样一种捍卫社会的主流价值,主流文明的社会自觉,就是一旦你在公共领域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尽管实际生活中美国人是极其宽容婚外情的,但是在态度上,他们保持了良好示范的自律。

9.
很抱歉木子美不幸成为我嘴里的一个案例,这一点我很愧疚,如果有任何伤害个人的,我表示歉意,但是,我所议论的一切事情的范围仅集中于一切公开信息并且与议题相关的,同时还是已经呈现为公共舆论的部分。因此,有必要提醒木子美本人以及参与讨论的人,好歹遵循一下公共空间讨论的议事规则,不必要用什么动机论来揣测他人,更加可笑的逻辑还扯到我的去职,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扯这些只是不讲逻辑、没有说理好习惯、情绪化,我自然不可能去论辩。

10.
想要自由吗?请从培养德性始;
想要德性吗?请从学会论辩始;
想要论辩吗?请从学会不骂人始。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