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插科打诨的时代终将成为过去

彭晓芸,迎客松喂大,现供职媒体。

 
 
 

日志

 
 

“圣人与恶人”文化中的伪自由主义  

2012-03-09 00:0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在中国,只有对抗虚无的体制才是最安全的,因为这样你就无敌了,没有人可以反对你了。最终,所有人都在反专制,但是,所有人自己都满目苍夷,藏污纳垢,以“民主自由”的标签获得无人敢反对的道德资本,进而赢得利益和丰厚的名誉回报。

这两天忙于让我很焦虑的事情,写个简短的提纲,有空再写完整文章。

“圣人与恶人”文化中的伪自由主义

1、“真伪韩寒”命题中的“圣人”情结

人们为什么捍卫韩寒?为什么质疑韩寒竟然会被视为冒天下之大不韪?韩寒是圣人吗?碰不得?说不得?那么多恼羞成怒的人,究竟所为何来?他们甚至不惜把质疑的一方攻击为道德败坏、人格低下(他们甚至与韩寒从未见面,但是不惜与日常交游甚好的好友决裂,也要捍卫圣人,这是为何?)

我把这种情结归为对“布道者”的圣人情怀。中国有个诡异而又可怕的传统-----所谓的“内圣外王”。仿佛一旦成为布道者,必是内圣外王者,抑或欲成布道者,必须是圣人,否则就没资格讲道理,就不能说出对世人世事的判断。

韩寒由于媒体的塑造,成为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圣人”,有了反抗专制这道符,他立即转为圣人,而圣人的道德是不能再质疑的-----否则质疑者便是不道德。这便是所谓只要有了反抗专制的护身符,道德便可自定义了。

为什么追求圣人布道,圣人代言?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因为造神者的卑微怯懦,他们把自己视为“小人”,“小人”需要“圣人”代言。

2、既有圣人,则必立“恶人”

人们为什么恐惧方舟子?害怕方舟子?甚至不惜将其妖魔化为“瘟疫”、“黑社会”?因为方舟子打破了“圣人”神话。

他们会说,我们就是要打破方舟子神话啊,你不觉得方舟子已经成为“法西斯”了吗?好,那么,我们依着这个逻辑推理一番:

a.如果你认为方舟子如此丑恶,你认为一个丑恶的人的胡说八道有权威和公信力吗?你为何要恐惧一个丑恶的、微不足道的人的批评?因为他既然如此声名狼藉,那么,相信他的人,必定不会多了呀,你又为何如此紧张?如此恐惧?您不觉得,您自个儿陷入了逻辑上的悖论吗?

b.如果你认为方舟子已经成为神话,必须打破,那么,就是你认为他之前的打假有威力,有一定公信力。那么,请回答,是任何一个人行打假之事都可以获得同样的公信力吗?
如果是,这个社会为何还造假不断?那应该早就销声匿迹了啊,既然做个方舟子那么容易;
如果不是,那么,请回答,有一个对打假执着到近乎偏执的方舟子可怕了吗?这个社会是太多方舟子还是太多假货?

c.目前舆论对方舟子的评价,是妖魔化多于神话还是神话多于妖魔化?请参照韩寒同志的媒体待遇回答此问题。

回答完毕上述问题,我们回到本节主题:为什么害怕方舟子?因为他打破了你心中的神话。那么,你为何需要神话?因为,你自己不愿意替自己说话。你希望圣人、神话一直伫立在那里,你恐惧高大全的神人一旦倒了,你自己袍里的小也不免要露出来了。

3、中国式伪自由主义的祸害

以上纯属结论式的纲要,推论到中国式伪自由主义的祸害还需要做许多许多说理上的铺垫工作。不过我先把结论丢在这里。

我的看法,中国式自由主义是一种伪自由主义,他们所谓的自由民主宽容等等概念,都是中国化了的。

这种伪自由主义,一言以蔽之,就是只有一个主义:反专制的主义,其余皆缴械投降,反智交白卷,不予思考。

正因此,所以才有了这么粗鄙的逻辑,有了这样的凡是:凡是反对“反专制的人”的,皆是敌人;凡是高举“反专制”旗帜的人,都是好人、圣人、神人。

结果:在中国,只有对抗虚无的体制才是最安全的,因为这样你就无敌了,没有人可以反对你了。
      如果对具体问题、具体人进行研究和观察分析,那么,你就是自由民主的敌人,因为,你不宽容,你居然与公民对着干了。
      最终,所有人都在反专制,但是,所有人自己都满目苍夷,藏污纳垢,以“民主自由”的标签获得无人敢反对的道德资本,进而赢得利益和丰厚的名誉回报。

(注释:对抗专制这里,需要做区分,有真对抗的,付出真代价的,比如被韩寒讥讽嘲笑的键盘民主派,键盘到“进去了”。但我这里讲的是,在目前公众可见的那大多数安全的对抗姿态,你知道的,很多人已经很巧妙地掌握了这个分寸,并且不时讥讽更激进的人是没脑子,冲动,革命斗士。他们互相在竞争对抗体制的道德资源。韩三篇是这种道德资源竞争的典型代表,所以,“他”{不知道是谁写的了}左手敲打键盘知识分子,右手贬斥只要钱的公民维权,不亦乐乎,被他贬斥的人还手捧鲜花做朝圣状,感谢他的提点。)

花絮:本人厌恶圣人情结,更不以为只有圣人才能对这个世界说三道四,所以,尽管由于时间的关系不上微博了,但我不会删除过往言论,尤其是那一个“滚”字-----那活生生地表现了我是人,不是神,我当然会发飙,当遇见一群流氓到你的家园里,企图撕烂你的衣服的时候。
      我不打算做什么女神,我也不打算从不得罪具体活人,然后以“民主斗士”的姿势获得任何荣耀。
      我深信,祛除圣人情结之后的道德自律才是可能践行的,承认个人的认知、道德局限,承认个体的千差万别,道德自律与他律才是可能的。
      我只在点滴范围内践行道德自律,譬如不与体制做交易,不拿维稳经费;我拒绝了任何的软文,不惜与领导在业务上辩驳。这是我力所能及的道德自律。但我不会以不得罪任何一个活人的姿势赢得任何不恰当的、不属于我的“圈子好话”、“人缘吹捧”。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