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插科打诨的时代终将成为过去

彭晓芸,迎客松喂大,现供职媒体。

 
 
 

日志

 
 

微博扩张中的价值紊乱  

2012-03-09 21:1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来没有支持过官方的实名制,就如同我一向反对公权力干预公民的道德生活一样。
但这不意味着我认为微博在大规模扩张中存在的管理漏洞和伦理缺失是不应当加以重视的。

网站应该有社区自治,可惜的是,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精力都耗费在满足政治审查的需要上了,这个都应接不暇,谈何社区管理?社区自治?于是,出现了微博上可以肆意地进行人身安全的威胁,杀人放火强奸毁容,针对女性进行各种下流的羞辱、谩骂等等言论,丝毫得不到抑制,而且,这些账户可在瞬间改名,让你点昵称会显示为“该昵称不存在”,你会再也找不到那些账户。(而google+,一旦改名,会遭受数周不能发言的社区规矩惩罚。)

此外,技术上的漏洞,还导致有目的的水军用户可以大规模伪造特定人选的言论,只要用 @ + 名字 在任意帖子中利用转发评论模式,就可以以假乱真,然后再由搬家队以人海战术搬去热门的网络社区(如天涯等网站)进行二次传播。

一句话,只要中国人想造的假,他们总能找到各种办法。我对这些人,已经非常漠然,不生气,但是不想与这些人同一平台发言。

如果我是个赞同实名制的人,显然,我可以设置只给我关注的人评论,但是,我宁愿不发微博,也不想去限制评论。因为关注与否并不决定你的信息是封闭的,微博并不针对特定对象,而是开放平台。

此外,微博的媒体性质与社交功能混合,也导致了诸多的不便以及虚伪的表演性。

譬如,各种带着龌龊目的的男性,无论实名或匿名,他们把逛微博当“逛窑子”,任意骚扰女性用户,如若不予理会,他们会在日后的公共事件中,利用公共之名行发泄私怨之实,假借公共事件的评论进行各种恶毒攻击谩骂。我对这样大广场性质的社交超市感到憎恶,因为它打破了一般社交媒体的界限,不再是熟人社会,而是把人扔到一个紊乱的虚拟社会之中去,这些或真实身份或虚假身份的人,却试图在微博找寻社交功能,这是这一产品目前至为紊乱的一面。

你想想,facebook是社交网络吧,但是facebook建立在实名和熟人或间接熟人之间,而非由这种开放性媒体功能兼任社交功能。

而我个人过去使用微博,是把微博视为自媒体的,即发表个人观点尤其是时事评论为主。但是,由于很多人并不把微博视为单纯的公共舆论空间,视为媒体,就会有诸多的好事者,整天嚷嚷,你为何不发轻松的啊,你为何不谈生活啊,你难道没有生活吗?你为什么只谈公共事务呢?你更年期了吗?你太不像个女人了。。。。。。

还有更多更多的毫无边界感的冒犯,从问候你的饮食起居到下流攻击,总之,如我过去所述,我认为部分中国人存在社交障碍,人与人之间不懂得保持边界感,动不动自来熟,动不动试图要求别人展示一个全方位的立体的私人给你这样的陌生人看。抱歉,我这人视边界感为生活空间中至关重要的价值之一,因此,一旦这方面的立场遭受侵犯,我会宁可放弃一些空间,也不愿意对这些人妥协,或者与之共存。即便是家人之间,我也不喜欢被过分地关注着,我可不是“天才”,会与父亲母亲或爱人共用一个账户,随时互相吞噬或凌驾对方的人生。

另外,微博的表演性也已经令我深感厌倦。越是有名气的人,会越是自觉不自觉进入表演状态,大量的社交生活被在微博上毫无遮蔽地展示,谁与谁的人际关系,一目了然,晒饭局,晒名人合影,晒幸福,晒同情心,晒温暖,晒慈善,日益成为名人们的名利场,包括那些莫名其妙就粉丝数百万的并不够知名人士。

然后是各类排行榜-----可以操纵的排行榜,所谓的意见领袖排名。你们不觉得,这样下去,商业规则-----而且不是真正的、透明的市场规则,而是中国式的奸商规则,就要占领微博了吗?

此外,随处可见的性别歧视,一个女人发表强硬的言论,叫做恶毒,一个女人发表宽容的言论,叫做妇人之仁。总之,男人们如何地粗鄙不堪,他们并不觉得奇怪,但是,他们带着对女性参与公共评论的有色眼镜审查女性评论者的言论,然后不加讨论,先行攻击谩骂,直到语出脏话,因为他们清楚,不是每个女人都乐意在公共舆论里以下流话回应他们,他们可以下三路,女人们却不愿意去攻击他们的尺寸或性能力----尽管韩寒喜欢,尽管这样攻击是每个人成年人都可以学会的,但本人并不乐意恭从。

趁着它变得更加不堪之前,我只好选择逃离。

当然,我并不否认有足够真诚、足够耐心的人依然发表着有营养的微博,但这需要他们耗费大量的时间,与困兽作战,与虚伪作战,与时间作战。

我钦佩他们的坚持。但是,我耗不起这样的时光。

不过,我不否认微博的人际纽带在找到更好的替代物之前会依然存在,尤其是当有重大事件、突发事件发生时,微博快捷的动员能力会展现。

如有特别事故,人道灾难,政治动荡等等,我不排除运用微博。日常情况下,我会坚定不再使用微博的决心。

如果说更为长远的,应当是指望公民的多元小共同体由虚拟转入实体,真正给予公民以结社自由,将网络的弱联系转为强联系,发展各类民间组织,释放公民的社会力量,这才是真正自由而丰富的公共生活之常态。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