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插科打诨的时代终将成为过去

彭晓芸,迎客松喂大,现供职媒体。

 
 
 

日志

 
 

翟振明教授在中山大学2015开学典礼的发言  

2015-08-22 21:0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翟振明教授在中山大学2015开学典礼的发言 - 彭晓芸 - 插科打诨的时代终将成为过去 翟振明教授作为教师代表在中山大学2015年开学典礼的发言。

亲爱的同学们,在座的诸位领导、各位老师:

下午好!

在这个夏天,中山大学刚刚送走一批毕业生,一场叫做“快闪”的校园音乐会成为了特殊的毕业礼物,视频风靡网络,倍受好评,有人说,这场音乐会呈现了中大的精神风貌:自由、奔放、包容

本来我也接到邀请该去闪一下的,但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安排上的冲突,没能参加。其实,我被邀请,与上次我在草坪音乐会唱了一首美国电影《教父》的主题歌有关。顺便一提,唱完歌,最近我还在学生饭堂偶尔收获了被围观的乐趣呢。看来,要刷存在感,写了多少本书或在媒体发表多少文章,也抵不上一首歌啊!

那么,我没去快闪唱歌,到底去哪里了呢?我自个闪到北京去了,被腾讯文化的“思享会”叫去谈论我的人机互联实验室和《黑客帝国》去了。你们也许有点儿被搞糊涂了,你不是哲学教授吗,实验室与你何干啊?于是,有人会有这种疑问,这一问,也就引入了今天的正题:大学教授们到底在干些什么?今天你们来上大学,到底该有何作为才算值得呢?

作为老师,我也忐忑不安。根据学校的最新规划,本科教育的扩招步伐有望慢下来,学校将持续加大对本科教育的投入。这对新同学来说,是个好消息。对教师而言,则意味着我们必将就大学如何育人、大学的内在精神究竟是什么展开持续的讨论。

我们要追问,大学尤其中山大学这样的综合性大学,是要给社会输送“有用之材”还是“卓越之才”?我们大学课程的设置,究竟是把科学和人文理性作为独立的知识和理念系统,还是将其当作技术或经济活动的预备知识?我们是去顺应一时的潮流,还是以永恒的原则去防止此起彼伏的潮流变成泛滥的洪灾?我们知道,任何工具性的“有用的”东西,必然要服务于人的生活中的内在价值才成为有用,而生活的内在价值,却是不能再问有用与否的。快乐有用吗?尊严有用吗?谈恋爱,你问你的女神或男神爱不爱你,她/他如果回你一句“爱情毫无用处,我们还是谈点儿有用的东西吧”,你一定当场晕倒。是的,这些最最重要的东西都是“无用”的,但却给衡量其他东西是否有用提供了最终的尺度。

回到刚才的话题,我作为一个人文学科的教授,为何要建立“人机互联实验室”?听起来好像是背弃了哲学的“无用”转而去拥抱技术的“实用”啊。告诉你们,恰好相反,十多年前,我在美国出版了一本著作,专门论述虚拟现实技术如何将会对传统中最“无用”的形而上学问题的回答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并且,虚拟现实时代的到来,将使得我们以往衡量任何东西是否“有用”的标准发生根本的变化。现在,全世界的IT巨头终于突然觉醒,都在抢占虚拟现实技术的市场。我建立这个实验室,原来只是想要把这种“黑客帝国”的可能性展示给大家,引起警觉,让我们的人文理性预先注入其中。有趣的是,我这个以“无用之思”为宗旨的项目,还真引来了不少做“有用”技术的大公司大企业的关注呢。“有用”的东西是被动去满足社会需要,而这些“无用”的东西,却重新定义什么是真正的需要。

同学们,中大除了创始人孙中山先生,还有一个旗帜性的人物,你们知道是谁吗?他就是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他的名言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当然就是大学精神之精髓。此外,我们还有科学与理性的基本准则,以上有关“有用”与“无用”的辨析,就是理性思维之运用的一个例子。让我们从今天开始,逐渐学会如何“将讲理进行到底”吧!

翟老师授权发表,欢迎无版权责任各种转发。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